聚信立受邀参加首期上海大数据联盟企业赴美考察

发布时间:2017.05.16来源:聚信立Juxinli

为了帮助联盟企业更好的对接国际最新技术和应用,上海大数据联盟于5月4日-5月10日组织了联盟骨干企业赴美考察学习。考察期间,代表团与伯克利Rise实验室(原AMP实验室)进行业务合作,与斯坦福大学、纽约大学的大数据专家以及Apache软件基金会副总裁Ted Dunning等进行技术交流,并赴Pivotal、UILA、Double Cloud、Capital One、WeWork等大数据行业公司参访。除此之外,考察团在斯坦福大学举办的市北高新美国科技创新论坛上进行了企业路演活动,并与硅谷的诸多投资机构面对面进行资本对接。

聚信立作为大数据风控技术方面的标杆企业有幸受到大数据联盟的邀请,赴美参加本次考察。聚信立首席数据官--薛瑞东先生代表聚信立出席本次考察活动。以下是薛总通过本次论坛活动后的心得整理。

由于之前工作的原因曾多次来往硅谷,但是基本上仅限于和公司其他部门的交流与碰撞。这次访美则给我带来了更多的收获。首先行程的内容非常丰富,在6天的时间里走访了东西海岸的7家企业 (UILA, DoubleCloud, Toyo, Netflix, Pivotal, Capital One, WeWork)、拜访了3所知名高校(加州伯克利、斯坦福和纽约大学)并人生第一次在斯坦福大学登台演讲、见证了两起极具意义的跨洋合作(上海数据交易中心与UC Berkeley RISE实验室战略合作签字仪式、市北高新美国创新中心在硅谷的正式揭牌)、同两位各自领域中的领军人物进行了对话交流(MapR首席应用架构师兼Apache基金会副总裁Ted Dunning, Evolute创始投资人兼纽约大学Stern商学院FinTech执行委员Kathleen Derose)。虽然辛苦,但却意犹未尽。

(市北高新美国创新中心在硅谷的揭牌仪式)

(薛瑞东先生在斯坦福演讲)

(薛瑞东与MapR首席应用架构师兼Apache基金会副总裁Ted Dunning合影)

这次考察给了我全方位接触美国科技行业的机会,有几点感触特别深:一是这里有着非常成熟的创业环境、二是对工程师文化的推崇、三是数字化变革的趋势方兴未艾。

成熟的创业文化

这次拜访了三家很有意思的初创企业:UILA, DoubleCloud, Toyo,这三家的创始人都基本上是60、70后的连续创业者,再次创业选择的都是细分领域中的某个需要解决的行业痛点。这几个领域的天花板可能并不高,但是我完全能感受到他们有着深刻的行业理解、从容的心态和坚持解决具体细小问题并做到极致的追求,至于是不是有机会做到独角兽似乎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之内。这确实和国内的情况有着巨大反差。国内追逐的更多的是90后霸道总裁、独角兽的风口、资本的迅速推动直至绑架等等。打拼在实业第一线的60、70后极少,更多早已转型为投资人了。相对而言,硅谷的创业文化更为成熟,产业链上下游的每一个机会,哪怕再小,只要有确实的痛点,就有人愿意做到极致,而产业巨头们对这些小而美的公司更多的尊重和扶持,不像在国内,只要做得有些特色的初创公司,很多时候早早地就必须在BAT之间选择站队。什么时候我们能百花齐放,尊重每一个player,从容地看待创业这件事,我们的创业文化才算成熟。

对工程师文化的推崇

之前在Paypal工作的6年早已感受到硅谷公司对工程师的推崇,但Paypal还是相当多的由业务来驱动,而这次访问的几家公司有着更加纯粹的工程师氛围:开放舒适的办公空间、随处可见的游戏设备(fussball、乒乓球、象棋、PS、耳机)、食物丰富的茶水间等等,当然更加重要的是工程师深度参与业务决策、以工程师为主的产品团队,自主的工作时间安排。这次访问的几家科技公司都非常注重Work Life Balance (工作与生活的平衡),从不鼓励大家加班,和国内的996形成鲜明的对比。996当然能够快速做出很多成果,但是长期而言,很难说996会胜出。个人认为,Passion(激情)不一定需要超速燃烧、高速前进的同时偶尔也需要停下来回顾得失、在execution的同时也需要有部分自主的时间来思考行业的新动态和学习新知识才能保证个人始终在成长,当然更重要的是:Working is meaningless if you don't even know who you want to spend your life with. Everything I know is nothing till I give it to you.(若你都不知道该与谁一起生活,工作就失去了本身的意义。)

数字化变革的趋势方兴未艾

在这方面, Pivotal和Capital One这两家公司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Pivotal Lab是一家EMC, VMware和GE联合投资的专注于下一代软件开发方式和平台的创业公司。敏捷开发早已不是一个新词,但是Pivotal确实把敏捷开发提高到了一个新高度。除了坚决贯彻DevOps开发运营一体化、持续交付、微服务构造、容器技术这四大新技术趋势之外,Pivotal还带来了PCF这一个革命性的开发平台,使得任何公司都可以通过这一工具轻松实践敏捷开发这一方法论。Pivotal另外一个有意思的做法是会邀请项目的甲方开发人员一起到Pivotal公司来,每一个来访的工程师都会同Pivotal的一个工程师组成一对联合开发,每人写15分钟代码,然后轮换,互相沟通、code review、QA,脑力消耗的强度非常大。通过这种机制,Pivotal把敏捷开发的best practice实实在在地向业界做大力推广。

Capital One是全美10大银行之一,这次来交流的是Shared Tech部门的同事,和我们分享了Shared Tech通过机器学习来帮助业务解决的一些实际问题。从FinTech公司的角度来说,这些Use Case中规中矩倒没给我带来任何惊喜,但值得深思的是,在其他银行的Shared Tech还只是负责解决IT Support这些基础工作的时候,Capital One最为坚决地拥抱技术并邀请技术部门深度介入业务决策和运营。另外我们也参观了Capital One在纽约联合广场附近的一家旗舰分行。与我们熟知的银行不同,这里有这开放舒适的空间,免费的饮料区和提供给周围社区举办培训或其他活动的区域、友好的ATM和Pad,热情搞笑颜值超高的服务员,当然还有开放的柜台和个人助理中心。这种苹果风格的银行目前Capital One只开了这一家,很难说是否会取得经济上的成功,但Capital One这种勇于变革、始终走在银行创新第一线的勇气还是非常令人折服。对技术的拥抱和始终走在变革前列的文化可能就是Capital One能从弗吉尼亚一个小银行的信用卡部门起步,在信用卡业务非常成熟的美国市场上,仅仅用了30年之内就脱胎换骨成为全美十大银行之一的秘诀吧。当年在经济危机之后其他美国大银行都在收缩战线整理羽翼,唯有Capital One继续逆势成长,技术、数据科学和革新功不可没。

聚信立作为一家独立第三方的风控技术服务平台非常有幸被邀请参加这样有意义的考察活动,对于此次的美国之旅,薛总给我们带来了更多新鲜的理念和想法,对于在数据挖掘、分析等领域如何更好地进一步提升聚信立的优势,对于如何更好地激励工程师大胆创新,更多的头脑风暴都有着深远的借鉴意义。

再一次感谢大数据联盟的邀请,感谢大数据联盟举办并策划了这样高规格的考察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