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家大数据公司被调查?创业者称行业乱相难止

发布时间:2017.07.13来源: 腾讯网

“聚信立高管被带去问话,整个公司业务呈收缩状态?”7月10日有篇媒体报导传遍了互联网金融行业。鉴于聚信立在这个行业的巨大影响力,很多行业高管都在纷纷询问并求证此消息的准确性。为此腾讯科技在7月12日紧急联系了聚信立的创始人兼CEO罗皓,最终确认这是一则谣传,聚信立的业务非常健康,同时在合规和安全方面得到了监管机构的认可。在下面的专访里,我们可以看到罗皓和他的团队对FinTech行业的现状和未来的一些坦诚思考,希望能给这个行业的同行者一些启迪。

“我们如果真的被公安约谈,敢否认吗?如果确实被公安约谈而我们又公开否认,一定会引发更大的风暴。我们目前业务扩展非常迅速,上半年业务增长要超过400%,业务收缩真是无稽之谈。”聚信立创始人兼CEO罗皓对腾讯科技说,“我敢否认,说明我们没有被约谈。”针对行业内近段流传的聚信立公司高管被带走、潜逃等不实谣言,罗皓认为竞争对手抹黑挺没有水平。

随着互联网发展,对于互联网大数据的需求与日俱增,大数据创业公司应运而生。聚信立成立于2011年,早期做舆情监测,后来调整方向,专注于利用大数据帮助信贷机构判断借款人的风险。随着P2P、消费金融的兴起,聚信立至今积累了1300家客户,包括分期乐、宜信等新型互联网金融公司。

2014年,聚信立获得京东投资。2016年底,聚信立完成B轮1亿元人民币融资。天使看团队,A轮看方向,B轮融资看数据。聚信立顺利拿到B轮融资,表明其商业模式受到投资者认可。目前,聚信立在上海、北京、深圳和成都等地都有分公司和办事处,上海公司员工超过150人,成为这一波大数据创业潮公司中领跑队员。

不过,大数据作为一个新兴行业,各方面管理还有待跟上。一段时间以来,大数据公司呈现泥沙俱下状态。比如,数据交易以一种粗犷的方式存在着,有很多不规范之处。数据产生于公安、法院、银行、证券和电信运营商等等,几经接出、转手,流转于不同公司之间,有时能定位到个人的数据大批出现,最终成为个人信息泄露事件。

2016年11月,《网络安全法》发布,意在保障网络安全,同时起到规范行业发展和保障信息安全作用。2017年6月1日,该法正式施行。随着此法律的实施,主管方发动了一次范围很广的整顿行动。官方查处了一些数据公司,主要问题是私下交易数据,15家公司被约谈。

聚信立很早就意识到数据合规合法化的重要性。罗皓介绍,为了将强数据安全合规,聚信立在今年3月就申请了信息登记保护认证,经过了严格苛刻的审核以及完成数据流程合规之后,成为业内为数不多的获得第三级认证的互联网金融综合服务平台,在信息安全方面已经达到非银行机构中的最高级别。

数据安全的要害在于互联网大数据风控的操作流程,数据公司通过对申请人授权后提供的数据进行清洗、挖掘、分析、整合生成一份个人信用报告。

2016年以来,随着居民消费信贷需求的释放、聚信立自身产品的完善以及互金行业对大数据风控的深入理解,聚信立的业务开始迎来快速增长。2016年全年实现业务量10倍以上的增长,2017年上半年继续保持了超过400%的同比增长。

在业务高速增长的同时,聚信立开始加大在数据安全方面的投入。硬件方面,聚信立自购服务器数量超过300台,机房等核心信息区配备摄像头,指纹等记录设备来确保数据安全。至于具体的数据,要经过两重加密,脱敏掉身份证、姓名、性别、地址和卡号等相关信息。

不过,在聚信立忙于应付不断增长的业务需求,升级现有的服务架构的时候,并没有逃离低端无序的行业竞争影响。聚信立当初申请进行信息安全等级保护认证的事实逐渐变异为聚信立高管被找去谈话、高管跑路等谣言,在圈子里传播。罗皓认为,这与竞争对手的抹黑不无关系。

更大范围来看,整个大数据产业本身有许多有待完善之处,这是罗皓的远虑所在。首先是数据定价。罗皓告诉腾讯科技,数据从一些渠道接出,本身并没有定价。各种信息掌握在公共部门手中,属于公共资源,合理应用,应该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不具备价格特征。而《信息安全法》实施之后,开放性更有法可依,但是数据源头在枯竭。

其次,操作细则方面很多处于模糊不清状况,还有很多中间灰色地带,这一块需要在实践中通过不断积累的案例理清法律条文的解释。据腾讯科技了解,目前这一块实际上并没有一个专门主管部门来对此负责,整个大数据行业内处于“万马齐喑”的状态,因为只要行动,不知怎么就会触碰雷区。

这方面最著名的实例发生在今年5月底,阿里巴巴的菜鸟网络和顺丰之间出现了一个数据断接,引起大探讨。实情是,顺丰的数据给了阿里巴巴,阿里巴巴没有把利益给到顺丰。在顺丰想做电商的时候,客户的相关数据就成为双方争夺的资源。

从6月1日执行的《网络安全法》来看,“顺丰把数据给阿里巴巴,按照法律规定,这是违法的,里面有公民隐私数据。”数据专家、职品汇创立者龚才春向腾讯科技分析。但是,紧接着,6月初,国家邮政局又出面称,顺丰要和阿里巴巴打通数据,否则在淘宝上一天很多用户看不到自己物流的状况。“产生冲突了,公安部和邮政局在打架。”龚才春说。

最后,因为数据主要掌握在国家的一些机构和大公司手中,数据的公私界线目前并未廓清,导致数据流通的中间环节——数据交易中心有名无实。

长远来看,这些对于大数据的发展都至关重要。但是,目前,无人对此负责。罗皓对此颇为无奈,毕竟一个公司健康地快速成长,不可避免地要受到其存在环境影响。

接下来,罗皓打算在C端想一些办法,进行数据产品方面的尝试,通过产品创新获得更多数据和公司发展。

(本文转自腾讯科技,略有修改)